〈與青少和家庭同行〉第一百章—給父母與師長們:讓我們成為這樣的長輩

    撐起一個空間,
    當孩子不安時,
    可以繞回我們的身邊,
    說說話、喘口氣,再出發!

我的學生,玲,剛進入大學的第一個月就發現自己不喜歡也無法適應當初選擇的科系。接下來的日子,她時不時會回來找我,眉頭常深鎖,終於決定轉系,陰霾卻沒有散去。

她說:也許轉換了,還是不適合。高中醞養了三年的些微自信,大學生活一學期全數用盡。

另一個女孩,君,細膩貼心、文靜敏感,和家人討論後,覺得自己適合,也有未來性,因此大學填了長照相關科系。畢業後卻發現就業市場對社會新鮮人並不友善(這說起來是另一個作用在她身上的好長的故事)。

姐姐原是幼教老師,工作幾年後存了點錢,也剛好想轉換職涯,為了圓烘焙夢,便和君商議,兩人一起開了間手工餅乾烘焙屋。新人、新店、新挑戰,這陣子她找了我兩次,想說說心裡的難與苦。

我在學校時曾經去代課的班級,有個孩子,畢業後常找我。最近她想離職,目前的工作讓她身心俱疲,每天早上起床就腹痛;又害怕離職後找不到待遇更好的工作,有時半夜想到鑽牛角尖,自己在被窩裡頻頻拭淚。

另一個孩子,宜,大學階段就被母親領著進入保險業,我偶爾會收到她捎來的問候以及保險相關資訊,她常說想回校看我,我離開學校後她也常說想念我,很想回來抱著我常談,我知道她有些辛苦需要說一說。但因為高中一段純純戀曲,母親對她更加嚴管,假日也總是被公司職訓或保險活動填滿,難得有空。她是我女兒口中最美的「宜姐姐」,我常想起她單純美好的笑容,如今在臉書看著她的公司團體照或各種活動照,總覺得她的笑容中有絲勉強。我希望這是我因著她的戀情被阻斷產生的投射;我希望她熱愛保險工作如她的母親。

最近在讀研究所的蓓回來找我,每當生活遇阻、學業遇挫、被戀情所困、與家人齟齬,蓓總是回來找我。我呢,總是帶她吃吃早午餐、喝杯咖啡,陪她東拉西扯的聊。末了,請她回家後,尋個靜謐的時段與空間,拿張美美的紙,對摺,從中間畫一條線,右邊寫下她抱著現狀的優勢/優點,左邊寫下抱著現狀的劣勢/缺點。常常,她寫著寫著,自己就有往前走的答案了。

大三或大四,孩子總要去業界實習,這段時間前後也是孩子們頻繁找我分享心情的階段。實習前忐忑、猶疑;實習期間挫折、委屈;實習後對未來徬徨,需要長輩的建議。

孩子大概從來沒想過,當個實習生會被罵得狗血淋頭;實習的生活會讓自己對大學所擇定的科系產生懷疑;協助自己的資深員工竟然把自己當小弟或小妹,呼來喝去。有個孩子告訴我他被實習輔導員罵「爛草莓」,孩子在我面前說這句話時,嘴角仍微微抖著,我看進了他的內心,這三個字如刀刃劃進他的心,要痊癒,得努力助他創造成功經驗啊!

當然,也有每逢喜訊總要與我分享的孩子,這些孩子的成功經驗是我的平凡教學日常的大欣慰。璇一進會計師事務所實習,就被預約畢業後馬上到職;惠在基金會實習期間沒有薪水,但苦幹的紮實態度,讓基金會總幹事引介她畢業後任職其他NPO的專員;小安到新加坡實習,回台完成大學學業又飛回新加坡,轉戰大型飯店。

這些,是高三畢業,滿十八歲的孩子們這幾年的生命經驗。

高中畢業時,我們總會祝福孩子:鵬程萬里、展翅翱翔。孩子確實展翅了,但天空之大,險阻未知,忽逢困厄,孩子需要一個可以回來聊聊的地方;一張可以好好坐定的椅子;一雙總是無私關切的眼神;一位可以傾訴的長輩;一段安心的時光……

不管孩子幾歲,當他/她累了、乏了、被打敗了、被拒絶了,都會需要喘口氣,再出發的。

陪他/她一段,就是一生情緣。孩子總是知道,愛他/她的父母與師長,會成為可以傾訴的對象,他們會撐起一個空間,讓自己喘口氣,再出發。

 

#改寫四年前的貼文
#給高三畢業生和家長師長們

【關注我們】